最新消息

最新消息:

1.閱讀實踐力訓練】:7/18(二)、7/25(二)、8/1(二)、8/8(二)19:00~21:30。主題:成功與運氣〈簡介 & 報名〉

2.【漫遊讀書會】每月第一個週六19:00~21:007/7(六)《一首詩的故事》〈簡介 & 報名〉

3.【沉思讀書會】每月第三個週六19:00~21:00。《人能弘道》7/21自序、前言、學而篇;8/18為政篇;9/15八佾篇、里仁篇。〈簡介 & 報名〉

2012年3月3日 星期六

北市教局接管萬華社大》崩盤總是從修正開始

中華民國一○一年三月二日星期日《聯合報》頭版:「首例!北市教局接管萬華社大:前校長李端端涉挪用公款遭偵辦…」(報導內容連結 請按此

筆者從事社會教育工作初期,便有在社區大學任教,為推廣終身學習,總是鼓勵民眾到社區大學上課。但在歷經6年先後擔任社區大學的實習生、學員、志工、行政人員與教師之後,對社區大學感到徹底失望,故已於先前全面退出社大,並與閱讀治療師教學群,創辦WHF閱讀治療書院致力於推廣「終身學習」與「閱讀治療」。希望給熱愛閱讀、重視學習、把學習當工作的同好們,一個可以盡情學習、成長與交流的社群

至於退出社區大學的原因,可參考閱讀治療師教學群過去發表的文章:

--

回到本文標題,北市教局接管萬華社大看似單一事件,其實正符合德國投機家安德烈‧科斯托蘭尼《一個投機者的告白》中所說的:「崩盤總是從修正開始。」故筆者也以為,萬華社大事件極可能是一連串社區大學崩壞的開端。如此推論的理由,可用筆者常在課堂中開玩笑的例子來說明:

如果你身處一個業務團隊,其中業務員們視彼此為競爭對手,當主管向你問起一名團隊中績效最差的同事的情況時,千萬不要落井下石,如果聽起來公司有意將該名同事開除的話,更是要替他說盡好話、力保該名同事。原因很簡單,團隊中總是需要有人墊底、當箭靶,而那位績效最差的同事就是擔起這份重大責任的「關鍵人物」。尤其如果你就是那位績效倒數第二差的業務員,更是要不惜一切代價,幫助他留下,否則他走了之後,墊底、箭靶的重擔就要落到你身上啦!

這個例子和我對萬華社大事件的推論又有何關係呢?重點在於我在閱讀各家媒體對此事件的報導中,注意到一件非常奇怪的事,就是臺北市12所社大成立皆超過10年,從來就沒聽說過,12所社大曾經為了哪個議題串聯發聲過。何以此次事件其他11所社大反應如此激動,串聯聲援萬華社大呢?

其他社大到底在想什麼?沒有人知道。不過說到要知道別人心理想什麼(尤其是牽涉到道德層面的事,往往只會得到「官方回答」),筆者也常在課堂中分享一些探詢他人內心想法的技巧:

例如,想知道一個人對於外遇或劈腿的態度如何?最好的方法,是請他評論公眾人物或周遭親友的外遇劈腿事件。通常一個人的態度會投射到他對其他事件的評價。所以如果他回答「唉~其實這種事,難免嘛…」「他應該有苦衷…也不能完全怪他阿…」「我自己是絕對不會,不過他會這樣也是男人的本性嘛…」等答案,通常他也會是外遇或劈腿的高危險群。(PS.各位男性讀者,現在你知道該怎麼回答了吧,一律以嚴厲口氣斥責:「怎麼可以這樣呢!那傢伙還有沒有人性阿!這種事絕對不行!一點妥協空間都沒有!」哈哈)

回到萬華社大前校長李端端涉嫌挪用公款的案件,還在偵辦階段,照理說針對此事,不同的人應該有不同的看法。為何11所社大都一致認為萬華社大前校長李端端的做法沒有錯,還串聯聲援他呢?

--

閱讀治療師教學群投入社大教學超過10年,5~6年前便已退出萬華社大,原本還懷有一絲希望,企圖尋找較具教育理念之社大做為教學場域,無奈在一次又一次的失望退出後,終於在今年一月完全退出社區大學。目前閱讀治療師教學群WHF閱讀治療書院-站前地王班WHF閱讀治療書院-單堂講座之外,在一般社教機構中較長期穩定授課的,就只剩下新北市勞工大學了(詳見:最新開課資訊)。

雖然勞工大學之行政管理與教育理念,對本教學群來說仍有不盡理想之處,但勞工大學由公部門直接管理,與社區大學由財團法人或社團法人承辦不同,前者至少不會像後者一樣開設算命、風水、面相、靈修、技術線型、催眠、NLP…等教育當局明文禁止之課程,而這正是對於本社群的教育及心理專業而言,最不能妥協讓步的地方!一旦勞工大學出現與本社群理念衝突之處,本社群也會毫不猶豫將其拋棄,朝正確的方向去完成我們的使命!


相關文章連結: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